首页 > 青未了文学网 > 原创文学 > 随笔 > 正文

澳门美高梅娱乐赌场

作者:殷艳丽

茶楼的午后格外安静,这里是我和好友周末的好去处。

有意思的是,几乎每次来都能看到她。她是一位衣着考究的老人,身着真丝长衫,大概七十多岁,头发银白,带着一条巨大的牧羊犬。她喜欢坐在绿荫下的长椅上看流过古街巷的溪水,一看就是半天,很入神,一动不动。

牧羊犬要么在老人身边蹭来蹭去,要么就蹲坐在老人跟前,目不转睛地盯着老人。老人略一抬胳膊,它就要站起来用嘴巴嗅一下老人的手,再目不转睛地盯着老人的脸。

老人每次出来都会拿一个绣着茶花的靛青色手提布包,里面装着一把铁齿的梳子,她喜欢给牧羊犬轻轻地梳理毛发,姿势优雅极了。有趣的是,如果有游客在旁边走过时距离老人近一些,牧羊犬会迅速地站立起来,两耳竖立,卫士一般挺立在老人身边,作战斗状,看起来挺骇人的。

每每看到此,我都会对好友说:“这是多么幸福的一位老人啊!”

奇怪的是,每次老人坐下来都好似忘记回家,但只要天色一暗下来,牧羊犬就会用嘴巴拽老人的脚,嘴里还发着呜呜的声音,每当这时,老人就会站起身来,整理一下她的衣裳,提起她的布包,跟着牧羊犬回家。牧羊犬大摇大摆地走在前面,老人跟在后面,好似一老一少的样子,画面好感人。

我常常被这幅画面所感染,然后跟好友议论一番,真是老来清福,人间至美。

茶店主人是一位中年女子,听到我们议论后说:“唉,可惜老太太命不是太好,空巢老人。”

我听后很惊讶,“她看起来锦衣玉食,挺享福啊!”

“她就是住在前面那条街的王姨,和我是邻居。王姨以前在省歌舞团,毛主席和周恩来总理来济南时都看过她演的节目,她还和他们握过手呢。”

“怪不得,一看她就不是平凡的人。”好友说道。

“可惜十几年前她老伴去世了,两个女儿,一个女儿在国外,一个就在本市。说起来挺好,家里也有钱,可就是两个孩子谁都管不上她。从前年开始王姨小脑有些萎缩,常忘事,出门就找不到回家的路,全靠这条牧羊犬了。”

“给她请个保姆啊!”我说。

“请了,她说保姆要害她的牧羊犬,不让保姆呆在家里。”

“那次店里来了一批好菊花,我送过去让她尝尝,敲开她的门,就看她两眼通红刚刚流过泪的样子,唉!她又想起老伴来了。十回去有八回是这样,常常流泪,眼睛也有些白内障了,真没办法。王姨帮过我家,二十年前我母亲生病没钱治病,要不是王姨帮忙,我母亲早就不在人世了。这不,她每天出来坐在店前,我都注意盯着她,那一次牧羊犬病了,她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,幸亏我及时发现把她送回了家。唉,越来越老了,多事之秋啊。”

我真没想到,这样一幅温馨的画面背后竟然是一位老人的孤独寂寞。

忽然,听到外面有隐隐的牧羊犬的声音,女店主赶紧跑了出去。只见不远处,这位老人一边走,一边冲一位大爷招手,嘴里还不停地喊着:老头子,你等等我啊!

牧羊犬呜呜叫着,用嘴巴拽着老人的裤脚,拼命往回拉。

女店主急急忙忙跑到跟前,一把拉住老人说:“王姨,你又忘了,叔叔不是过世十来年了?”

老人怔了一下,一边看着走远的那位大爷,一边喃喃着:“我怎么记得刚才我们一块出来买菜来着……”

“王姨,向西走,家在西面。”

“噢,妮儿你回去吧,我知道了,我回家,我回家……”老人木然地说着,一双眼睛,空洞而迷茫。

牧羊犬不再叫了,和老人一前一后向西走去,夕阳的余晖,把他们的身影拉得长长的,指向了家的方向。

我忽然想起我的母亲,她住在乡下,每天为生活忙碌着,做不完的事情,干不完的农活。父亲去世后,我时常让母亲来城里居住,可是母亲说,家里养着鸡,地里种着点庄稼,去你们那里干啥?你们天天上班家里没人,好歹这里有你两个弟弟和这些孩子,人来人往挺热闹的。

母亲生活虽然清贫而劳累,可是子孙绕膝,她的脸上总是溢满了幸福的光芒。

(发表于2018年8月31号 《齐鲁晚报》)

专栏作者

【换个姿势看山东-天天豪礼有惊喜-全新界面国际范儿】

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

齐鲁壹点

责任编辑:崔京良
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“qiluwanbao002”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