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青未了文学网 > 原创文学 > 随笔 > 正文

澳门美高梅娱乐赌场

作者: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  文化产业管理专业王燕

西风,悄怆,夕阳。

孤风翻卷,黄沙满地。阵阵呼啸,只剩下沙丘片片,一丘一壑,都烙印着沧桑。轮回的沧桑,走不出的桎梏,困住一个人,一支军队,一座城,亦或一个王国。沙的世界,静、寂、冷、凄,或许只有沙才懂得这痛,却也只能无可奈何。于是,黄沙掩埋了自由,掩埋了平凡,掩埋了泪水,终究也掩埋了尸骸,只留给时间回忆,留给风儿思考。

想象中的大漠,最美的还是夕阳。残红余照,望眼欲穿,无尽的沙充溢着整个世界。周围都很安静,除有风的鸣叫,就只剩心的声音。一个人,望着夕阳,沉思着,忧伤着,快乐着,与壮丽的风景产生共鸣,纵使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的慨叹也述不尽心底的波澜壮阔。

远方,狼烟,刀戟。

漠北,逃不脱的,是战乱,是深沉的忧伤。穿越历史的长河,刀光剑影,金戈铁马,有雄浑的大将风范,有狼狈的逃窜之相,有胜利者的凯歌,也有失败者的落寞。血与火的祭奠,剩下横尸遍野,层层、叠叠,是展示了王者的辉绩,还是显示了弱者的无能?都不是,风在咆哮。远方,似乎还有几声驼铃的响当,伴随着遍地的尸骨,逐渐被时光遗忘,而消失不了的,是人心的凄惶。

于是,狂风裹着细沙,驶向历史的深处,还有风的哭诉,一路相伴。

尘埃,咫尺,天涯。

“一沙一世界”,似乎也只有沙才能真正诠释“大漠”二字了。黄沙遍地,寸草不生,是凄然亦壮然?这片沙,淹没了无尽的花红柳绿,淹没了无穷的探险者,淹没了声声叹息,令多少人畏惧,令多少人痴狂,又令多少人念想。

在这一片至干之地,与沙作伴,与沙共舞,沙给你以沙的哲学,你给沙以人的智慧。面对壮阔的大漠,摆脱一切束缚,享受着空阔带来的自由——一种旷古的自由。脑海里,忽然闪现大漠的馈赠,曾经的曾经,或者以后的以后,或许也会有至少那么一个人沉浸在大漠之中,独自忧伤着、寻找着。

大漠,人心,孤昂。

总是喜欢想象,一个人只身大漠,跟随驼铃,一步一步将自己的脚印深深嵌入黄沙,纵使它会消失,但有过,足矣。一个人的快乐,只有自己懂,一个人的忧伤,也只有自己最懂。将自己掩埋,不愿人叩响。

西风呼呼,沙丘绵绵,黄沙漫天。只是透过这层层细沙,瞥见历史的无奈,瞥见时间的沧桑,又引发无尽的莫名的忧伤。

“一剪闲云一溪月,一程山水一年华。

一世浮生一刹那,一树菩提一烟霞。”

一卷西风一生泪,一鸣丘沙一黯然。

那一片天,依旧;那一洼沙,依旧;那一个誓言,依旧;那一份忧伤,依旧……只是,沙经不住苍老的容颜,那一声叹息,已不在;那一丝守护,已不在。只留下风儿,卷着沙土,独自彷徨,独自凄茫。

漠北,我心所往……

【换个姿势看山东-天天豪礼有惊喜-全新界面国际范儿】

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

齐鲁壹点

责任编辑:崔京良
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“qiluwanbao002”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。